土地流转与农村家庭创业关系研究

时间:2023-03-31 11:29:54

摘要: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考察社会网络通过促进土地流转影响家庭创业的作用机制,对促进农村家庭创业、推动乡村振兴具有重要现实意义。本文基于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CFPS),运用logit模型,实证分析社会网络、土地流转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研究发现:社会网络能激发农村家庭的创业热情,基于工具变量法采用面板IV-2SLS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内生性处理后,结论依然显著;机制分析结果表明:土地

土地流转与农村家庭创业关系研究

2021年11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规划》强调:推进农村创业创新,实施农村创业创新带头人培育行动。农村家庭创业对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促进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农村家庭创业而言,社会网络可以为其提供生意机会(赵佳佳等,2020)、资金支持(刘会平等,2021)、技术经验和创业信息(Francis和Sandberg,2000)。事实上,农村土地流转对家庭创业的影响也不可忽视,土地流转会导致生产资料重新分配,其结果是大量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出现,且社会网络本身具有信息分享和减少机会主义的作用,必然会影响土地流转过程中涉及的租金支付、信息获取和流转方式选择。然而,鲜有学者基于土地流转视角系统分析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机理。本文通过研究社会网络、土地流转与农村家庭创业之间的关系,探寻提高土地流转效率、促进乡村产业振兴及推动区域均衡发展的有效途径。

一、相关研究文献评述

国内外学者对农村家庭创业影响因素的研究目前主要集中于社会资本(叶秋妤和孔荣,2022)、信贷约束(翁辰和张兵,2015)、互联网(宋林和何洋,2021;刘银等,2021)等因素。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关系型社会,探讨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意愿的影响具有重要现实意义。柴时军(2017)认为,社会网络提高了家庭开展自主创业的概率。董静和赵策(2019)运用“千村调查”数据,将社会网络细分为创业网络、人际网络、金融网络、协会网络,实证研究显示:四种社会网络均能激发农民创业热情。随着研究的日益深入,有学者试图从中介效应视角深入探究社会网络对家庭创业的作用机理。马光荣和杨恩艳(2011)、胡金焱和张博(2014)研究发现,社会网络通过拓宽民间融资渠道缓解资本约束,从而促进农村家庭创业。徐宏等(2021)基于2018年CFPS数据发现,社会网络在人口老龄化与家庭创业的负向关系中存在调节效应。贺建风和陈茜儒(2019)运用2014年CFPS数据构建Probit模型,研究结果表明:认知能力越大,创业主体的信心和风险承担能力也越强,从而扩大社会网络对家庭创业的促进效应。总之,现有文献大都是笼统地探究社会网络对家庭创业的影响,或从民间借贷、人口老龄化、认知能力等视角考察社会网络对家庭创业的中介作用,忽略了社会网络促进农村家庭创业的另外一个重要机制:社会网络通过促进土地流转,从而支持农村家庭创业。因土地形成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关系网络是不同群体的关键联结因素,是农村居民创业的重要投入要素(Scheyvens等,2017;Petit等,2018)。社会网络可以有效缓解信息不对称问题,通过降低交易成本(徐章星等,2020)推动土地流转,土地转出使越来越多的劳动力从土地束缚中释放出来,满足创业活动的用工需求,并产生劳动力集聚效应,从而支持农村家庭创业(李长生和刘西川,2020)。因此,本文基于2014年、2016年和2018年三期CFPS数据,采用logit模型,探讨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行为的影响效果,并将土地流转纳入研究框架,构建中介效应模型,实证研究社会网络通过促进土地流转影响家庭创业的作用机制,为推动农村土地流转进而促进家庭创业提供实证支持。

二、社会网络影响农村家庭创业的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一)社会网络影响农村家庭创业的理论分析社会网络的拓展能够有效缓解农村家庭创业的资源约束。首先,社会网络是农村居民获取创业信息最重要的途径之一(Spiegel等,2016)。潜在创业者从其他有创业经验的社会网络成员处学习与创业相关的知识、经验等,对创业市场、行情进行深加工和判断,大大提高整合、吸收和利用外部资源效率,从而有利于创业者识别创业机会、有效规避创业陷阱,从而增强创业者信心,最终产生强烈的创业意愿。其次,农民自身金融知识相对匮乏,又缺少有效的可抵押财产,在信息不对称及道德风险制约下,对获得金融支持缺乏信心,因而农村家庭创业的主要障碍在于缺乏启动资金(胡金焱和张博,2014)。丰富的社会网络关系,对其获得资金支持及降低融资成本(刘银等,2021)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进而为创业的顺利开展提供保障(Casson和Giusta,2007)。最后,创业家庭可以通过亲朋好友获取订单、与外部建立合作关系,直接推动家庭创业。基于此,提出研究假设1:社会网络显著促进农村家庭创业。

(二)社会网络影响土地流转的理论分析

近年来,不少农户选择城镇或就近就地创业,将土地转给亲朋好友代为耕种,发生在亲朋邻居之间的农地流转约占全部流转合约的90%(罗必良,2017),农村土地流转主要为基于农村社会网络的关系型流转。分析其可能的原因:其一,社会网络能够有效促进信息传递和扩散,有助于土地流转交易达成。由于土地流转过程中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土地需求者和供给方往往难以有效匹配。丰富的社会网络有助于交易者进行土地流转信息共享,土地流转的相关信息以较低的成本进行扩散,扩大了交易范围,从而促进土地流转交易达成。其二,社会网络有助于降低土地流转过程中的协商成本。随着土地规模化经营、“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等发展战略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农村居民选择创业,既要避免土地抛荒,又要考虑降低土地流转成本。基于对同一网络关系中的成员的了解,可以拥有更多的信用信息。因此,农村居民更倾向于将土地流转给亲朋代为耕种,以口头协议为主的流转形式降低了协商成本(张溪和黄少安,2017)。其三,社会网络能够降低交易后的监督成本。由于当前土地流转过程中存在较为严重的委托问题,土地流转的隐性成本较高,因此农户更倾向于选择信誉较好的社会网络成员寻求合作,以信用为基础的社会网络关系形成对口头协议履约的内在约束,违约将造成严重的声誉损失,直接影响农户下次寻求合作的可能性,在相对封闭的农村,违约信息将快速传播,群体的压力使农户不敢轻易违约,声誉机制可有效降低农户的违约概率(徐章星和张兵,2020),从而促进土地流转。据此,提出假设2:社会网络对土地流转有促进作用。

(三)土地流转影响农村家庭创业的理论分析

土地转出有助于农村家庭创业。其一,增加劳动力供给。一方面,随着土地转出规模的增加,土地转出使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被释放,满足创业活动的用工需求,并产生劳动力集聚效应,其外部性可有力推动创业(叶文平等,2018);另一方面,土地流转使得土地能够流向种田大户和专业农户(Chamberlin和Ricker-Gilbert,2016),便于土地连片改造,从而实现集约化生产。其二,从农村土地耕种中解放出来的劳动力,在非农就业过程中获得产业网络和社会网络双嵌入,有助于潜在创业者甄别及开发创业机会(庄晋财等,2014)。据此,提出假设3:土地转出对农村家庭创业存在正向影响。提高土地要素的边际生产率,需要对土地进行资源配置,将土地从边际生产率较低的使用者转入较高的经营方。首先,越来越多的外出务工人员选择利用自身积累的资金、技术经验返乡创业,土地转入满足了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农民合作社等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用地需求。其次,土地转入有利于缓解创业主体的融资困境。启动资金不足是创业农户在创业前期普遍面临的难题(董晓林等,2019)。作为一种金融资产,土地是最优良的抵押品。土地转入后,创业主体以土地经营权作为债权担保取得贷款,解决创业启动资金不足难题(Kaika和Ruggiero,2016)。根据以上分析,提出研究假设4:土地转入能够促进农村家庭创业。

三、社会网络影响农村家庭创业的研究设计

(一)模型选择

考察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考虑到农村家庭创业变量是二分类变量,故采用logit模型进行实证检验,具体的模型设定如下:(1)在式(1)中,Cyit表示第i个家庭在t年的创业抉择,Giftit表示第i个家庭在t年与亲友往来礼品总价值,Xit为家庭及户主的特征变量的向量,琢i表示个体效应,啄t为省级虚拟变量,uit为扰动项。根据理论分析,社会网络具有信息分享和减少机会主义的作用,通过降低交易成本(王素玲,2020),推动土地流转,从而满足创业活动的用工需求,进而支持农村家庭创业(叶文平等,2018),可见土地流转在社会网络影响农村家庭创业的路径中可能存在中介效应。借鉴温忠麟等(2004)的研究,构建中介效应析模型如下:式(3)(4)中,Farmland表示中介变量农村家庭土地流转情况,其余变量同式(1)。

(二)数据来源

基于2014年、2016年和2018年CFPS数据匹配出与农村家庭创业密切相关的样本,剔除缺失和异常数据后,得到10019个样本。为便于分析,将土地流转界定在仅有转出和仅有转入两种情况,剔除既有转出又有转入的113个样本,最终得到9906个样本,样本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三)变量选取

1.被解释变量:创业。参考董晓林等(2019)的研究,根据问卷中“是否有家庭成员从事个体经营或者开办私营企业?”衡量农村家庭创业情况,回答“是”赋值为1,回答“否”则赋值为0。

2.核心解释变量:社会网络。社会网络主要指家庭的亲友关系,互赠礼品是亲友间增强感情的重要方式。因此,参考徐章星、张兵(2020)的研究,采用“人情礼支出”作为核心解释变量社会网络的变量。

3.机制变量:土地转出和转入。有土地转出,赋值为1,否则,赋值为0;有土地转入,赋值为1,反之,赋值为0。

4.控制变量。选取户主年龄、户主年龄的平方、户主性别、是否在婚、户主教育程度、户主健康水平、领取退休或养老金、医疗保健支出和藏书量等反映个体层面和家庭层面的变量作为控制变量①。

四、社会网络影响农村家庭创业的实证结果分析

(一)基准回归分析

采用stata16.0计量软件,运用面板logit模型,实证分析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效果。表1显示了固定效应(模型1)、随机效应(模型2)及混合效应(模型3)三种模型结果。为了选择更加合适及科学的模型,进一步进行Hausman检验,根据检验结果显示应选用固定效应模型,因此对模型回归结果的分析以模型(1)为主。由表1可知,三种模型形式下,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均显著为正,社会关系越丰富的家庭,越倾向于开展创业活动,验证了假说1。

(二)内生性处理:工具变量法

从社会网络与农村家庭创业的关系来看,一方面,家庭创业有助于增加农户收入,可能会诱导其增加人情礼支出,故存在潜在的反向因果关系;另一方面,基准回归分析中可能遗漏了部分重要变量,如相关政策和市场化程度等宏观变量,也会产生内生性问题。因此,应采用工具变量法进行内生性处理。考虑到人情礼支出往往具有区域特征,借鉴杨克文和何欢(2020)研究方法,将农户所处省级行政区社会网络的均值(剔除自身)作为工具变量。参照张云亮等(2020)研究方法,采用面板IV-2SLS固定效应模型来进行内生性处理。实证结果中②模型(4)表示未加入控制变量,模型(5)表示加入了控制变量。由模型的LM统计值(p值)可知,模型不存在工具变量识别不足问题;Cragg-DonaldWaldF统计量表明模型不存在弱工具变量问题。社会网络对农村居民创业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上存在显著正向影响,社会网络通过信息共享、降低创业成本等方式有效促进了家庭创业,进一步验证了假说1。

(三)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影响机制分析

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机制结果如表2所示。第一步,模型(6)显示: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上存在促进作用;第二步,模型(7)和模型(8)分别为社会网络对土地租入和租出的实证分析结果,均存在显著正向影响,验证了假说2,表明丰富的社会网络通过信息共享、降低土地流转过程中的协商成本和交易成本,从而促进土地流转;第三步,模型(9)和模型(10)分别为土地租出和租入对创业影响的实证回归结果,实证结果显示:土地流转和社会网络均能促进农村家庭创业,且至少在5%的显著性水平上通过检验,验证了假设3和假设4。以上实证结果表明:土地流转是社会网络作用于家庭创业的中介变量,且土地转出的创业效应更大。然存在显著正向影响,得到的回归结果和基准回归是一致的①。由此可见,研究结果具有很强的稳健性。

五、研究结论和政策启示

农村家庭创业问题是“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重要驱动力,对于农村创业这一主题的分析不能离开其所处的社会关系网络。本文运用2014年、2016年和2018年CFPS调查数据,深入探讨社会网络对农村家庭创业的影响。研究发现:社会网络有助于成员之间资源共享、信息共享,创业主体更容易获得创业相关的知识、经验技术、生意机会及资金、情感支持,对农村家庭创业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机制分析表明:土地流转在社会网络促进农村家庭创业过程中发挥中介效应:(1)社会网络本身具有信息共享,可以缓解信息不对称问题,有助于降低土地流转过程中的协商成本和交易成本,从而促进土地流转;(2)土地转出后大量农村劳动力由于不再被土地束缚而被释放出来,满足创业主体的用工需求,并产生劳动力集聚效应,从而支持农村家庭创业;(3)土地转入满足了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以及种粮专业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用地需求,同时创业主体以土地经营权作为债权担保取得贷款,能有效缓解农民因创业资源不足而缺乏创业动力的问题,从而激发农村家庭的创业热情。基于上述结论,得到启示如下:1.搭建农村社会网络交流平台,促进农户创业资源获取。有效的社会网络不仅有利于农村家庭通过“社交圈”打破融资约束,而且还能形成“信息圈”,获得信息资源,化解信息流通不畅或信息不对称,激发农村家庭创业热情。基层政府组织应搭建互联互通共享交流平台助力乡村发展,以多种方式鼓励并协助农村居民积极加入以获取创业信息机资源,如建立线上交流平台,分享创业相关政策或者创业信息;定期举办线下创业者交流大会以及创业成功案例宣讲会等,以线上线下协同的方式,促进农村社会网络的构建。

2.加快健全土地流转机制,化解创业资金不足困境。应着重加强土地流转后续服务,使土地流转更加契约化、规范化,有效保障农户的土地流转权力,消除农户主观上的不确定性,确保土地流转与实施创业的顺利衔接。同时,深入推进农村土地“三权分置”,盘活土地经营使用权,推动土地经营权依法合规抵押融资,解决农村家庭创业初期资金不足难题,充分发挥土地流转的创业效应。

3.强化创业培训体系建设,助推农村家庭创业。实施农村创业带头人培育行动,建设农村孵化实训基地,培育农村创业创新导师队伍,为农村家庭提供精准指导服务。同时,鼓励有意愿的创业农村家庭参与创业创新培训,带动返乡入乡人员创业。创业培训不仅要为农村家庭指明创业方向,激发创业动力,培养契约精神,而且可以根据农村居民不同层次创业知识培训需求,建立具有针对性和创新性的培训课程。在培训中不断拓宽农民知识面、提升农民技能,为农村家庭创业夯实基础。

参考文献

[1]赵佳佳,魏娟,刘军弟,刘天军.信任有助于提升创业绩效吗钥要要要基于876个农民创业者的理论探讨与实证检验[J].中国农村观察,2020(04):90-108.

[2]刘会平,肖瑜君,陈政,陈慧卿,陈国生.社会资本尧金融借贷与家庭创业要要要基于CF鄄PS数据的实证研究[J/OL].经济地理,2022.

[3]叶秋妤,孔荣.土地流转对农民创业的影响研究要要要基于社会资本的调节作用分析[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22,43(01):223-231.

[4]翁辰,张兵.信贷约束对中国农村家庭创业选择的影响要要要基于CHFS调查数据[J].经济科学,2015(06):92-102.

[5]宋林,何洋.互联网使用对中国城乡家庭创业的影响研究[J].科学学研究,2021,39(03):489-498+506.

[6]刘银,徐丽娜,唐玺年,王蕾,阿丽娅窑依不拉音,张入文.互联网使用对中国城乡家庭创业的影响分析要要要来自三期面板CFPS数据的实证[J].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22(01):87-96.

[7]柴时军.社会网络与家庭创业决策要要要来自中国家庭追踪调查的经验证据[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7,33(06):111-122.

[8]董静,赵策.不同社会网络关系对农民创业意愿的影响[J].求索,2019(02):56-65.

[9]马光荣,杨恩艳.社会网络尧非正规金融与创业[J].经济研究,2011,46(03):83-94.

[10]胡金焱,张博.社会网络尧民间融资与家庭创业要要要基于中国城乡差异的实证分析[J].金融研究,2014(10):148-163.

[11]徐宏,王云辉,王剑波.人口老龄化尧社会网络对家庭创业决策的影响研究[J].山东社会科学,2021(07):116-123.

[12]贺建风,陈茜儒.认知能力尧社会网络与创业选择[J].世界经济文汇,2019(04):85-103.

[13]徐章星,张兵,刘丹.市场化进程中社会网络对农地流转的影响研究[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20(06):134-147.

作者:徐丽娜 刘银

上一篇: 贞观时期的国家翻译实践 下一篇: 重污染企业绿色技术创新
相关文章
精选范文
相关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