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学术点评,咨询热线: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当代小说杂志社
分享到:

当代小说杂志

《当代小说》由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省级期刊,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CJFD)收录。当代小说以文学、艺术、教育及社会学为主,兼哲学、历史和人文科学,集学术性、权威性、专业性于一体。
  • 主管单位: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主办单位:济南市文联
  • 国际刊号:1000-7946
  • 国内刊号:37-1068/I
  • 出版地方:山东
  • 邮发代号:24-55
  • 创刊时间:2005
  • 发行周期:月刊
  • 期刊开本:A4
期刊级别: 省级期刊
更多期刊

当代小说 2014年第12期杂志 文档列表

当代小说杂志小说百家

麻屋子,红帐子

摘要:辛卯年的年三十下午,济南泺源大街好像宽了两倍多。往日的车辆、人流,都没了。偶尔有一辆、两辆车从他身边驰过。天上飘起雪花。雪花凉丝丝地落到他缩着的脖子里,然后贴着皮肤瞬间融化。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要不,他该在老家的热炕上。看着散发着油墨香的春联,听着侄子们燃放的鞭炮,吃着母亲包的热水饺了。
3-6

与拯救无关

摘要:1 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 人说“三五不到正处,仕途就此止步”,这话我信。虽然我年轻时错过了仕途,没混个体面的一官半职,但眼下要说出一个不跌面子的身份,市区一家论坛的超版好歹也能装潢点门面。这些年人在江湖,好歹也积攒了点气场。比如说在市委机关报的文学副刊,还有宛溪市文联一家内部赠阅的文学季刊上,动辄晒上一大片洋洋洒洒的诗作,“诗人版主”这个称谓,虽然有时我也一再拱手婉拒,其实心里还真他妈的有些儿滋润。
7-11

举杯邀明月

摘要:我被分到了高一四班,全班一共七十二人,男生四十五个,女生二十七个,男女势力不均。起初,大家自找同桌来坐,结果是女生们串通,抢先占据了教室中心的位置,男生们只好像绿叶衬托红花一样围着女生坐了。
12-13

高三小子(外一题)

摘要:当读高三的儿子哼着小调走进家门时,我看到的是一张轻松的脸孔,挂着无忧无虑的笑意。“妈妈,快给我来支冰糕,渴坏我啦!”儿子把书包随手丢在地板上,屁股刚挨上沙发就喊了起来。
14-16

王美芹

摘要:收了收了,王美芹收了。收了收了,王美芹收了。早晨五点多,王美芹就在桥头可着喉咙咋呼开了。连着几天早晨,王美芹都在桥头收过桥费。 收了收了,王美芹收喽——她比划着手里的菜刀,晨光顺着刀刃流下来,一声脆响滴落在桥面上。天晴得开,只跑着一些碎云,风在前面牵着,人们想拴住都甭想。有一阵子,王美芹抬头看天,低头看刀刃,她好像对一闪而逝的反光很陶醉而又新奇。
17-21

蛇念

摘要:大明湖畔有许多巷子,沿西公街往南就到了鞭指巷。那天鞭指巷的赵姨终于让媒人给儿子春介绍了个济南当地的媳妇,等着相亲,却在墙头上看见一条蛇,而且是正在黑瓦镂空花墙上爬行的白蛇。
22-26

你可以发誓吗

摘要:他的生活仿佛一夜之间乱了套。后来他想,那天的“偶然”问话,完全是妻子提前预设的一个圈套。 依然是在床上。激情过后是倦怠。妻子倚在他怀里,眯着眼睛,幸福而满足。妻子一向端庄贤淑,但做爱之后的妻子尤其显得楚楚动人,惹他怜爱。这不,她又俏皮地揪起他的小乳头,问:你爱我吗?
27-31

大S同学的秘密生活

摘要:又出事了。 “南京电视台报道,南京电视台报道,昨日X商场三楼处悬挂着一具身着比基尼的女子,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大S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打开电视机。叹口气,洗碗。丈夫还在床上均匀地打鼾。儿子也去学校补习了。一切似乎码放得整整齐齐。只是电视还在自言自语。大S“啪”地关掉它,拎着包去地铁了。
32-36

脱衣舞男

摘要:上海大雪纷飞,我抽暇跟团去宝岛台湾旅游,在气候适宜的台湾成为了一次赏心悦目的避寒。游日月潭,登阿里山,以往在歌曲里听到的这些景点。都一一游历,十分轻松惬意。 导游潘先生是福建人,上辈来台湾落户。他是一位十分敬业的导游,对于台湾的历史、掌故如数家珍,中等的个子,有着台湾人黝黑的皮肤和突出的颧骨,普通话十分流利,夹着闽南话的腔调,说他带团旅游台湾的故事,说他带团回大陆旅游的经历,颇有一些独特的感受和传奇的故事。潘导嘴唇中间的一颗门牙掉了,成为一个黑洞洞的窟窿,他说是去年带一个旅游团,遇到急刹车,来不及扶住,嘴唇与话筒来了一个亲密的接吻,当场被撞落了这颗门牙。一直没有时间去装假牙,就这样漏风地说话。
37-38

高五

摘要:现在的高中都是三年制,我上学的一中也是三年,都一样。只是我不一样,我现在在高三52班,实际上我是上高四,该上高二的时候,特累,我很不想上,于是就开始胃痛,持续了很长时间,光请假老不去我妈觉得不是常办法,就去老师家里说了说我的情况。后来就打电话。再后来就去学校办了休学。一休学才知道,要休就得休一年,半年不行。
39-41

战友

摘要:毕业后,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便跑到保险公司做推销员。 眼见着十月份就要过去了,而我依旧没有业绩。尽管如此,我还得早起,每天去公司开晨会,那简直是受罪、煎熬!开完晨会。推销员便羊群一样散去,钻到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里,去拜访客户,寻找生意!而我,一离开公司便偷偷地溜回住处……
42-43

风中鹊巢

摘要:他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走得两腿发酸,却不敢停。他怕停下来就永远停下来,这是很可怕的。走吧,走吧。只有走才有希望。他的愿望很低很低,低得羞于说出口。不管别人理想的远大,他只为自己低廉的理想活着。等到他看到那个熟悉的池塘,就激动起来。野草丛生,环绕在一片蓝天白云之上。他站在池塘边,抬头是天,低头也是天,疑惑起来,思想着自己在天上或是地上?等他看到了瓜棚。清楚自己住过的瓜棚绝对在地上。他敢说绝对,因为他父亲睡在里面看过瓜,他睡在里面看过星星和月亮。他忘了腿脚的酸痛,急不可待地跑向瓜棚,看瓜的父亲也许还在里面。瓜棚本来离池塘很近,可是他跑了好久也没见到瓜地。没有瓜地就没有瓜棚,没有瓜棚就没有父亲。瓜棚没有就没有吧,可是没有父亲,他悲哀起来。悲哀没用,他还得走,他想回家。
44-47

小区的停车场

摘要:小区不是很大,就四个单元楼,都是就近的老邻居拆迁改造搬来的,彼此住了二十年,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甚好。 小区有个花园,香椿树和无花果树枝繁叶茂,树下有些简易的运动器械,弯弯曲曲的石头小路尽头放些石桌石凳什么的,夏天成片的阴凉是大伙乘凉避暑的好去处。
50-52

谁是谁的美食

摘要:我无论如何没想到,上班后做的第一件工作是动迁。 在一片林立的新楼中,这片要拆的住宅显得破旧衰败,小巷内泥泞不堪、垃圾遍地。 一个小四合院,两间正房,两间小房,住着一家三代,户主:郝兵;女人,做零工;女儿,读初中;儿子,外地读高中;还有一个七十岁的母亲。
53-54

遭遇抢劫

摘要:1 在梦境之中,有一次我遭遇抢劫的情景,偶尔还袭击我一次两次。多少年过去了,关于那一次遭遇的抢劫,我从来都没敢向别人透露过半点消息,我也认为自己已经忘记这件事了。可是它总是冷不丁地冒出来,像一个嗤笑一样,搅和得我心神不宁,有时候是面红耳赤。这个遭遇抢劫的情景。如今已经影响到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了。我不能再按兵不动。不能再羞于启齿,我知道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要挟,是一个扎进肉里的硬刺,如果我不拔掉它,我将永远受制于一个十足的坏蛋。
55-56

离开一座令人伤心的城市

摘要:那天我在公司还没下班,雯雯就打来电话,说下班别回家了,直接去她家。我知道又是为那事,便皱了眉头,我不去。雯雯立即就冒火了。为了你的婚事,我妈操碎了心。你多大了?都快三十岁了。还整天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自己的婚事,还得别人替你操心。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呀?你又那么挑剔。
57-59
当代小说杂志散文星河

不死草的传奇(外一章)

摘要:说来可笑,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养的花草大多是观叶植物,以致我小时候认为所谓的花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幼儿园老师让我们画幅花,我就只画了叶子。回家拿给爸爸看,爸爸不解地问:“你画的花呢?”我说:“这就是我们家的花啊。”爸爸听了,只得苦笑。
60-60

一个人的路(外一章)

摘要:小时候总幻想着有一天能独自行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没有父母在身边陪伴,所有的一切都由自己应对。那时候,每次想到这个场景,都会忍俊不禁,真有点少年不识愁滋味。 如今,离开父母,出来上学,应该也算实现了自己小时候的梦吧,但一切都不如幻想中的美好。由于我是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独自一人在外生活,对父母、对家的思念时刻在我心底萦绕,有时候真想放弃学业,买张车票回家。
61-62